若一切可以重来,他愿用他的命换她一世安好

中药草药大全/zycydq


第一章 一尸两命


“不要,我不要进去,孟宗钦,算我求你,真的不要,刘医生说了若执意去动手术,就会一尸两命,孩子都已经七个月了,等我的孩子顺利出世,我保证捐一个肾给荀丽……”


医院的走廊中,女人紧紧拉着身边男人的衣角,乌黑飘逸的长发这会乱的像鸡窝分散洒落在两边的脸孔上,乞求的目光凝视着身边气宇轩昂的男人,竭尽全力的哭着喊着,痛不欲生。

“佟语珊,谁给你的胆子背着我,想生我的孩子,若非我心软早就整死你了。”

“孟宗钦,在你眼中,我身上承载的两条命都无法换荀丽的三个月吗?”佟语珊咧开了嘴,嘴角的弧度如罂栗花,妖娆且夺人心魂,从未见过这般诡秘的佟语珊,却仍然无法动摇他的决定。

冷酷无情的瞟了眼佟语珊,孟宗钦不带一丝感情色彩的举手将她挥向墙角,傲然睥睨着一身狼狈不堪重心不稳跌靠在墙角的女人:“佟语珊,若非你去招惹荀丽,她这会可能躺在医院吗?妄想用孩子绑住我,简直天方夜谭。”

“没有,我没有去招惹过荀丽,是她……”

“给我住嘴,你这个贱货,荀丽向来纯真温厚,她会主动招惹你,若非她为你说情,你以为你肚子里的这球能长大吗?”

“我们青梅竹马,却不如荀丽和你在一起的区区三年?荀丽纯真温厚?她才是最下贱卑鄙龌龊之人!”

啪!撕心裂肺的咆哮声骤然消失,响起了宏亮的巴掌声,让狂躁的空气刹那间停滞。

佟语珊的头歪贴在墙上,秀发乱七八糟洒落在脸上,都无法挡去那清晰的五指印,白皙的脸上浮肿一片,风吹动发丝的打落都痛不欲生。

心,更痛,似乎痛的窒息,她的身体在战栗,没有一丝丝力气,犹如跌入冰雕之中。双手情不自禁的握成拳,指甲扎进肉里渗出血来,她都不曾发觉痛,只因心中的痛早已占据了她的所有感知。慢慢的,无奈的仰头望天,她是佟语珊,那个光芒万丈的佟语珊,不应是现在地上倒映出的一败涂地,怨气冲天的女人。

她拼尽全力,扶着墙边站起来。两个黑衣人快速一左一右将她控制住。

“别碰我,我不会逃,更逃不走不是吗?”孤傲的甩了一下头,轻扯出一个大大的弧度,是失望更是嘲讽。

“孟宗钦,我为了你,成为了一笑话,我为了你,和我众叛亲离,我为了你,害死了我最好的闺蜜……呵呵……白露说的对我会得到上天的惩罚,看来惩罚真的来了……”垂眸,双手温柔的爱抚着腹中的孩子,佟语珊突然怪异的笑起来,那笑声令人心有余悸。“孩子,我们也拉着害我们的人一起下地狱如何?”

啪!宏亮的巴掌承载着极大的力气再次响起,嘴角的血飞落在地,她并未予以理会,眸光中闪着不曾有过的淡然盯着身边的孟宗钦。孟宗钦却不淡定的心乱了,手心传来了被介尺打过钻心的痛。不知为何,孟宗钦的心中突然涌现出一丝前所未有的慌乱。似乎此刻不做点什么,他便非常的不安。


第二章 重要决择


“佟语珊,别在我眼前装腔作势!你别做梦我会怜悯你同情你,天方夜谭!”

心灰意冷的佟语珊头也不回,深一脚浅一脚的向着手术室移步,两行眼泪情不自禁的从眼中滴落。

孟宗钦,我再放任自己为你流最后一次眼泪。

眼见手术室的大门缓缓合上,孟宗钦的手情不自禁的抬高,他不解自己的动机,待他反应过来时,佟语珊早已不在他的视线范围。

冰冷的手术台上,佟语珊犹如砧板上的鱼肉,缓缓的合上了双眸。体内注射冰冷的药水,她的神识慢慢变的模糊起来,以后都会长睡不起了吧,死亡如此容易的事,即将离去,再怎么样也不能带着怨气,带着伤痛吧?要笑,要笑着……


冰凉锋锐的手术刀在佟语珊的肚皮上轻快的划过,一团带血的肉球被取出来,随便放到了一边去,大伙紧接下来便进入了最关键的肾移植手术,那个肉球是个男婴没有理会他的生死,随他刚闻世便被丢在冰凉处听天由命。

孟宗钦从未离开过手术室外一步,期待着手术室的大门被打开,时间滴哒滴哒的过着,内心泛起丝丝焦急。

那个女人真的会有生命危险?不会是真的吧,也就流个产,取少一个肾罢了,她平时身体并无大碍,如何会有生命危险呢。她都是在欺骗他的吧,这个女人总是想方设法的想要得到他更多的注意力。

“大事不妙了,病人大出血!”一个神色慌张的护士,手上带着血从手术室里冲出来,手里捏着两张病危通知书。

孟宗钦快速冲过去,是谁?他的心居然已经狂跳不安起来。

“孟先生,孕妇佟语珊大出血,若坚持做肾移植手术,她有可能会死,若不做肾移植手术,那么荀丽的生命就会危危可岌。”

“两个都要平安!”孟宗钦疾首蹙额的吐出几个字来,投向护士的眼神向是在诉说,她们两有危险,我就要了你的命似的。

护士被这眼神吓的全身一阵哆索,手里捏着的两张病危通知书,杵在孟宗钦的眼前像被定住一样,连呼吸都是小心翼翼的。

“孟先生,你还是赶紧签字吧,不然我们不敢做手术的……”

伸手抢来病危通知书,孟宗钦眼神落在手中的病危通知书五个大字上,脑海里浮现出两个名字,佟语珊,荀丽,佟语珊,荀丽,反反复复着两个他娴熟的名字,最后,他有了决定……“救荀丽。”孟宗钦吐出这三个字时,像是用尽了全身的力气。就差没有跌倒在地,他一个踉跄只手扶着墙倚靠着蹲下,头脑一片空白。没理由会这样的,他厌恶那个女人,厌恶到了极至。她卑鄙,无耻,下流,犯贱……孟宗钦恨不得将所有骂人的脏话都形容在佟语珊的身上,似乎唯有这样子,才能让他的心得到一丝丝的安慰,一丝丝的畅快。

本来这就是她的报应,有错吗?若非她去招惹荀丽,荀丽的病就不会提前发作。她犯下的错就要得到相应的惩罚。若经历这么一场风云变幻后她能安好,前程过往就一了百了算了。

孟宗钦移步到走廊的长椅上坐下,眸子里散发出浓浓的冷冽光芒,交错相握的双手,情不自禁的分开握成了拳。

手术室内,麻醉药力逐渐淡去,佟语珊的眼睛慢慢的张开:“痛……痛……”钻心的痛,她真的快要死掉了吗?

佟语珊半眯着眼睛,视线里医生手中握着针管再次走到她的身边。

也许这次真的要死掉了,要笑,笑她这凄惨的一世人,笑她这犯傻的一世人。但她却无能为力,孟宗钦,孟宗钦,孟宗钦!


第三章 冷酷无情的人


“水……水……水”佟语珊躺在病床上挣扎着想要睁开眼睛,细长的手指轻轻的动了动,看似立马就能醒来了。这让守候在她身边照顾着她的李姨兴奋不已,从椅子上一跃而起。

“好好好,水来了。”只手颤抖的端起水杯,细心的拿起吸管放到佟语珊的嘴角。

“李姨……”

终究还是醒来了。听着佟语珊的声音,李姨双眼泛着泪花,端着杯子的手颤抖的更厉害起来。

“语珊啊,五天了,还好你醒来了。我现在就去找医生。”李姨开心的放下水杯,一溜烟往外冲去。“瞧我,差点忘记告诉孟先生了,他就在旁边病房里陪着荀小姐。”

别……别告诉孟宗钦,她不想刚死里逃生就见他。呵呵,她太看得起自己了,难道是她不想让李姨去知会孟宗钦,她就不会去的吗?到底,李姨也是孟宗钦的人。孟宗钦的出现注定是场血雨腥风吧,他早就想她死了,她一直都清楚。

当真,不出一会儿工夫,孟宗钦就出现在了佟语珊的眼前。一张刀削精准的俊颜,深邃的黑眸,一如从前那般不曾有过改变。本就如此,到底她的肾给了一个荀丽,她身体应该已无大碍了。

她在期待些什么?该不会是想得知他有没有因她的昏睡而痛彻心扉吧?如他所言她简直就是在异想天开。

过往的狼狈和侮辱瞬间历历在目,佟语珊瘦小的身子轻轻的颤栗一下,就这么一个轻微的颤栗就令她牵扯到了伤口,疼的双眼冒金光。疼吗?真的很疼,疼的没有知觉,疼的全身像是被车碾碎后再组合回来的。不过,身上的疼永远不及她心里的疼。

孟宗钦的脚步缓缓的靠近,手抖动一下。前所未有的念头想要靠近她身边。但是,在感受到佟语珊看着他那绝决的目光时,他脚上似乎有千斤重迈不出了。他,骄傲如雄鹰的孟宗钦,居然也会有害怕的那一刻。

佟语珊根本就看不懂孟宗钦的心思,他深藏不露,将自己的心埋的深不见底,她在他身边呆了十几年,居然从未曾了解过他内心到底在想些什么。

孟宗钦,风度翩翩,豪门子弟,但同时是一个全身装满巨毒的男人。她在这个男人的身上中了爱情巨毒,同时让她走进了万念俱灰的地步。

躺在病床上的佟语珊,放任医生在她身上做着一系列的检查,她似乎毫无知觉,心死的人能有什么浪花溅起?这一分钟的她,不能动,也不敢奢望,怕会更疼。

取下耳朵上的听诊器,医生轻叹一声,轻轻抬起头来:“你是我从未见过的刚强女人,坚定的信念让你经历了那么多痛苦依旧存活下来。”

佟语珊强忍着疼痛,嘴角轻扯出一抹嘲讽的弧度,刚强?坚定的信念?

刚强,坚定的信念有何用?最后只会让她伤的更彻底。刚强,坚定信念的人只会招到他人更目中无人的伤害你,只因你刚强,只因坚定信念,只因你无大碍,哪怕是受到了伤害都不会有人可怜你。

此刻的她有些羡慕起荀丽来了,外表的纤弱的女人,能轻易获得男人对她的怜悯吧,但是又有谁知晓她也是纤弱的,渴望得到人的照顾呢。

她原本就与孟宗钦没有半分半毫的缘分,可她就非要与上苍过意不去。瞧,佟语珊,与上苍过意不去,最终害的只能是你自己,将自己折磨的不成人形。

医生抬手将佟语珊身上的被子拉起来为她检查下腹,她才如梦初醒般感觉到孩子离开了她,她怀胎七个月的孩子去哪里了?

“我的孩子……。”

“实在不好意思,孟先生他……”

双眼紧闭,晶莹剔透的泪水从眼角滑落,埋进了雪白的枕头,同时埋进了佟语珊的心。孟宗钦,那孩子你也有份的,你为什么,为什么!

这一分钟,佟语珊有种自己的生命似乎被掏空一般。四周的空气似乎凝固在了似的。痛是那么真实的存在,冰凉钻心掺和着炎热的烧伤痛,似乎身子一下子被丢进了冰窟里,一下子又被浓浓大火燃烧。所有的所有犹如一把锋刃的剑,恶毒的穿过了她的心脏。

她缓缓的将手放在了肚子上,轻柔的来回摸着,似乎想要感知下孩子的存在,可惜肚皮平平的,真的不在了,孩子不在了。

孟宗钦!你简直狠的不是人!

望着不堪一击的佟语珊,孟宗钦的心口猛烈的跳动,他从未曾见过这么不堪一击的佟语珊,虚弱的仿佛一个没有生气的塑胶娃娃,似乎稍稍一用力就会留下一条痕迹,她难道不是那个无所不畏的如超人奥特曼,遇鬼杀鬼遇妖杀妖的吗?

四目不期而遇,孟宗钦看着她的眼神居然闪躲的不知所措。头一回,不曾恐慌过的孟宗钦居然想着退避。



微信篇幅有限,

更多精彩内容请点击下方【阅读原文

↓↓↓↓↓

或【长按识别二维码】继续阅读

没有匹配的结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