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经验】雾化吸入治疗的学习笔记

九江医药人/jiujiangyiyaoren



一个 九江基层医生 自己的网络社区,想了解更多资讯,请点击上方蓝色文字。



点击图片,了解详情


作者:

刘树元(海军总医院急诊科主治医师)

段伟生(山西省晋城煤碳集团总医院急诊科主治医师) 
 


    编者按: 

随着哮喘、慢阻肺等呼吸道疾病的多见,严重影响着患者的生活质量,此时,雾化吸入治疗也就越来越得到人们的重视,这种利用高速氧气气流,使药液形成雾状,再由呼吸道吸入给药的方法,简便而效果明显。据了解,很多地方组织了雾化吸入治疗相关知识讲座,以下是笔者对当地呼吸沙龙研讨会的听课笔记分享。



       雾化方式:射流雾化占主流

(1)超声雾化:通过产生高频超声(1mHz~2mHz),使储药池的顶层液体表面隆起,在隆起的液面周围发生空化作用,使药液成雾(气溶胶)。超声雾化有以下不足:药物微粒常不能到达形成雾粒的液体顶层,药物雾化不充分,有效药雾微粒少,且有些药物(如糖皮质激素)可被超声波破坏。超声雾化产生的水雾稀释气道内氧气,不利于患者氧合,因此不适用于需要吸氧的重症哮喘和慢性阻塞性肺疾病急性加重(AECOPD)等病人。

(2)射流雾化:以高流量氧气或压缩空气做动力,根据文丘里(Venturi)喷射原理,利用压缩空气通过细小管口形成高速气流,产生的负压带动药液一起喷射到阻挡物上,高速撞击下向周围飞溅使液滴变成雾状微粒,其中大药雾微粒通过挡板回落到储药池,小雾粒则通过气流输出。注意药液池的液量要充足,至少2~4mL,要有足够的氧气流量(6~8L/min)。因其雾化容积小(2mL即可),用药量少,药雾微粒均匀,不增加气道阻力,临床应用最广泛。

雾化疾病:慢阻肺与哮喘之别

慢性阻塞性肺疾病(COPD,慢阻肺)与哮喘同属阻塞性通气障碍性疾病,用药相似。二者主要有以下几方面的不同:

(1)病理基础:二者都是以气道慢性非特异性炎症为病理基础。支气管哮喘是以嗜酸性粒细胞浸润为主的气道慢性非特异性炎症。在支气管哮喘患者气道中,嗜酸性粒细胞的活性与哮喘的严重程度和气道高反应性密切相关。而在重症哮喘中存在明显的中性粒细胞炎症。在急性发作期哮喘、严重的激素依赖性哮喘或死于哮喘的患者中,气道中的中性粒细胞数也明显增加。COPD的气道炎症以中性粒细胞、T淋巴细胞和巨噬细胞浸润为特征。气道腔内也主要以中性粒细胞和巨噬细胞为主。在COPD患者的气道壁中,浸润的T淋巴细胞主要为CD8+T淋巴细胞,而在哮喘患者中则主要为CD4+T淋巴细胞。

(2)治疗方面哮喘强调的是序贯治疗,激素类药物的效果可能更明显,症状好转后需降阶梯治疗;而COPD更强调综合治疗,如抗感染、激素、祛痰、关注呼吸功能等。

雾化药物:上下呼吸道有差异

雾化药物的选择决定于药物的颗粒大小,雾化颗粒直径5μm时主要沉积于咽部与大气道。因此有些药物并不适合于雾化,如:氨茶碱禁用于雾化方式给药;α糜蛋白酶可诱导支气管上皮鳞状化生;抗生素雾化吸入在气道内的抗菌作用并不确切;地塞米松因其具有亲脂特性,在局部抗炎作用弱,且雾化后气溶胶颗粒较大,不能到达呼吸性细支气管和肺泡内,而主要沉积于咽部与大气道,因此,耳鼻喉科常用而呼吸科常不用其雾化。

雾化激素:较全身给药更优

(1)疗效对比:与全身应用糖皮质激素相比,雾化吸入激素治疗效果相当或更好,例如:宝丽亚【吸入用丙酸倍氯米松混悬液】 雾化吸入与强的松龙30mg Q12H效果相当;一般治疗时,倍氯米松0.4mg雾化吸入bid(总量0.8mg)通常有效,每日最大剂量是8mg;8mg/d的倍氯米松可代替40mg静脉甲强龙。

(2)不良反应:雾化激素对机体激素内分泌的影响较小,可大大减少全身不良反应。

(3)二者联合:若患者病情较重,可依据经验联合应用全身激素与雾化激素,需关注全身激素的不良反应,如加重感染、干扰血糖、影响血象等等;若病情不太重,可单用雾化激素。

静脉激素的用量与用药时间是常规剂量为甲强龙40mg qd,足量为甲强龙40mg q12h,用3~5天,症状好转后减停;关于雾化激素的用药时间,目前无统一认识,更多的依据临床情况与个人经验,对AECOPD来说,一般5~14天左右,患者临床症状减轻时可以逐渐减停。 


来源:网络(整理)




神奇小药丸--医院临床十年保护品种


点击图片,了解详情






文章整理自网络,如有侵权,请联系删除


更多精彩,請长按二维码关注哦


没有匹配的结果